化学试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学试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煤企煤电联动机制撑腰电企博弈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7:12:59 阅读: 来源:化学试剂厂家

煤企 煤电联动机制“撑腰”电企博弈

一份意外的圣诞“礼物”,令煤电企业间博弈的天平开始向电企倾斜。

12月25日,国务院下发《关于深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要求,取消重点煤合同,完善煤电价格联动,并推动电煤运输市场化改革。这意味着,自2013年起,取消重点合同,鼓励煤电双方签订中长期合同。

“从新公布的意见内容来看,较之前市场所预期的内容增加了加强煤炭市场建设及完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两条。其中完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是市场之前并没有预料到的。”大宗产品电子商务平台金银岛煤炭分析师戴兵对《中国联合商报》表示。

不过,煤电价格联运机制对于电力企业来说,确实是一个意外之喜。《指导意见》要求,当电煤价格波动幅度超过5%时,以年度为周期,调整上网电价,同时,电力企业将消纳10%的煤价波动比例。

完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充分考虑到了国内发电企业目前所处的困境,戴兵认为,“在电煤价格市场化后,电力企业背负的压力将有所增加,所以煤电联动可以积极有效地减缓电力企业压力。”

事实上,今年以来,煤炭供需形势出现了近年来少有的宽松局面,重点合同电煤与市场煤价差明显缩小,一些地方还出现倒挂,电力企业经营状况有所改善,改革的条件基本成熟。

随着电力企业经营状况的改善,戏剧性的一幕在12月份召开的各大煤炭订货会上发生了——围绕着中长期合同煤和现货煤,煤电企业在价格上的博弈几乎是寸步不让,这在往年是很少见的。

“在华北地区的一个煤企订货会上,首先是电方直接要求长期合同价在同步的环渤海价格指数的基础上下降50元/吨左右可以考虑,煤方则抱怨指数价格已经很低,再降就没有利润了。”一位在场的河北唐山煤炭贸易商告诉《中国联合商报》记者,这一有趣的现象还是她近年来首次见到的,“往年的订货会那有电企要降价的份呀,都是 煤炭企业涨价说了算。”

最新一期的环渤海 动力煤综合价格指数显示,该期报收635元/吨,较上期下降了3元/吨,延续上一期持续下降格局。价格指数的下跌趋势似乎给了电企这回“叫板”煤企的底气,一洗往年煤炭订货会上受尽的“窝囊气”。

据 秦皇岛煤炭网监测数据显示,11月份南方沿海地区六大电力集团煤炭日均日耗达到61.55万吨,较10月份增长13.33%,存煤可用天数也一度达到20.3天的水平。但电企们仍然在为谈判加码,不愿增加进货量:11月份环渤海主要煤炭发运港口煤炭调出量日均95.29万吨,较10月份日均97.02万吨稍有下降。

另一方面,大秦铁路增补运量,推升环渤海主要煤炭港口库存:11月初仅为1132.3万吨,而月末则增至1410.3万吨。但库存的增加并未带来煤价的下降,煤企仍在苦撑煤价。

秦皇岛煤炭交易市场总经理李学刚表示,煤电双方就2013年中长期电煤合同价格的谈判进程和结果,必然会影响国内动力煤的供求和价格,鉴于当前动力煤市场运行状况不利于煤炭生产企业,中长期电煤合同价格定位偏低的可能性较大,导致近期市场的观望气氛浓厚。

“明年的合同我们不会着急签订的。目前公司与山西内蒙的煤炭运销集团签订的合同依然是有量无价,也不是正式合同,最终还得看铁路运力安排,其余的合同都还在谈着。”湖南华银电力集团采购部负责人在接受《中国联合商报》采访时表示。

按照《指导意见》建立电煤产运需衔接新机制要求。自2013年1月1日起,取消电煤价格双轨制,不再开展重点合同订购会,由煤炭企业及电力企业自主衔接签订中长期供应合同。

取消重点合同煤,这标志着存在了十年的电煤双轨制终于结束,煤炭市场又向完全市场迈出了一大步。“用中长期合同替代了重点合同煤,可以在供给量上给电力企业以保证,但是对于并没有明确价格的则会随行就市。”戴飞说。

据12月份煤企签订的合同信息显示,目前煤企与电企签订的中长期供应合同煤价基本以以下几种价格模式为主:以2012年重点合同价格为参考价,在此基础上煤价进行一定程度的上调;以环渤海动力煤指数价格为参考,签订价格在环渤海指数价格(现为635元/吨)基础上有一定的浮动范围;以市场平均价格作为参考,签订价格有一定的下浮。

2012年重点合同电煤价比市场煤价虽说基本接轨,但不同地区情况不同,如内陆地区两者价差较大,沿海价差较小。

截至目前,五大电力央企和主要地方国有电企均没有签订2013年电煤长协合同,其余电企即便签了,量也非常少。新政出台后,煤电双方2013年电煤长协谈判博弈将更为激烈。

中电联秘书长王志轩日前在2013年中国煤炭市场高峰论坛上表示,今年以来发电企业经营状况有所改善,近几个月来中国电投、华能、大唐、华电、国电等五大电力集团火电业务开始盈利,五大电力集团总体盈利情况好于去年,但火电业务今年累计仍亏81亿元。

若长协部分电煤价格涨跌自行消化,电企明年效益如何,关键在于煤价涨跌情况。若煤价跌,电企效益向好;若煤价涨,电企压力大些。

中电联副秘书长欧阳昌裕称,2012年重点合同电煤价普遍比市场煤价要低,2013年电煤长协价格并轨后,与市场价格一样了,意味着火电企业的采购成本将增加,而这一块价格不调整,对火电企业是不利的。他认为,2013年电煤价格应该总体平稳。

不过,由于明年煤炭产能集中释放与进口煤增加的双重因素作用下,煤电博弈的天平正向电企加码倾斜。对此,有业内人士预计,2013年三四月份电煤价格将承受较大下跌压力。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长王显政表示,煤炭行业目前处于供求平衡、相对宽松和结构性过剩的态势。具体表现为 煤炭产量、煤炭净进口量和库存量的持续上升。

据王显政透露,今年1至11月,全国煤炭净进口量约为2.45亿吨,预计全年将达2.65亿吨。与此同时, 煤炭库存维持高位。截至11月末,全社会煤炭库存量约为2.9亿吨。其中,煤炭企业存煤约9000万吨,市场消化库存的压力依然很大。这令曾经弱势的电企在中长期合同谈判中大增话语权。

但最终中长期合同如何定价,“有可能将今年国内煤企中长期供应合同平均价格作为2013年合同煤价参考值,2014年中长期合同煤价将与2013年煤价进行比较,如果幅度超过5%时,发改委将正式实施煤电联动机制,对国内上网电价进行调整。”戴飞分析说。另外,煤电企业联营,增强互保能力亦是《指导意见》所鼓励的。

除此之外,电煤市场化改革的实施,更需要一个有效的监管。“在此方面,国家也有所考虑,对电煤价格市场化后价格出现较为强烈的波动情况,即电煤价格短时间内上涨过快,过高,发改委还将对市场煤价采取相应的临时干预措施。”戴飞说,同时,加强煤炭经营监管和电煤合同履行检查,往年国内煤企与电企中间重点合同履行率较差,通过电煤价格市场化,煤企销售利润有所提高,但依旧需要有政府部门来负责监管好中长期合同履行率的问题。

城投债明年发行或过万亿隐藏风险需警惕

在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加快城镇化建设速度成为明年经济工作的六大任务之一。近日,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也频繁就城镇化表态,强调“城镇化就是最大的内需,要把这个潜力发挥出来”。基于稳增长与城镇化的需求,分析人士指出,明年道路、保障房、基础设施类建设依然会是财政投入的主基调,城投项目将继续主导明年地方政府的融资需求。机构预测,明年城投债有望达到一万亿元。

城投债明年有望超一万亿

推进“城镇化”建设,由于地方融资平台贷款受限,债券市场逐渐变成地方政府的主要融资渠道,城投债发行或井喷。今年11月16日,在第八届中国证券市场年会上,太平洋证券总裁李长伟表示,城投债对债券市场的完善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在经历了2011年年中的极度惨淡、发行几乎陷入停滞的境况后,2012年城投债再度成为债市交易员之间最抢手的品种。宏源证券(000562,股吧)统计显示,截至今年12月第一周,城投债累计发行8482亿元,同比增长275%;目前存量城投债共14658亿元,存量信用债为70795亿元,城投债占比21%。今年初以来,城投债发行量同比增长200%。中投证券数据显示,2012年以来,城投债净供给超过6300亿元,发行翻番。

“2013年仍然是城投债供给的大年。”在2013年信用债投资策略报告中,中投证券债券首席分析师何欣预测。

东方证券分析师邵宇认为,如果明年银行对地方融资平台的信贷额度依然紧张,则城投债的规模仍很可能继续快速增长,预计2013全年城投债净发行规模可能达到8000亿-10000亿元。

供给方面,某大型券商发行部人士近日表示,虽然获得批文的时间窗口尚不明朗,但从全年来看,明年的发行量肯定会超过今年。另外,中央明年加大对地方财政支持的态度将强化城投债的信用保障,加强其流动性。

需求方面,随着理财类中的股权和股票类产品接连出现兑付意外,资管和理财产品的投入将很有可能继续转向风险较低、收益较为稳定的债券类投资,资金的加速投入将有利消化一级市场的发行规模。

未来,城投债市场的一个重要的变量是放开非百强县发债限制,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今后或以百强县末位县财政数据制定一个基准,如果发行人所在的县级财政状况超过这一基准,将受理其发债申请。

不过,湘财证券较为保守,该机构认为明年地方政府债务到期量将较今年减少,同时今年城投债的天量发行包含了部分2011年的延后发行,因此预计2013年城投债将净增5500亿元。

警惕城投债隐藏风险

近期城投债问题是大家关注的热点,并且分歧很大,有人认为城投债无风险,整个持仓百分之百都是城投债的也很多,也有人表示城投债风险巨大。对此华安保险首席交易员熊建国表示,目前看城投债无论是从融资规模还是从地方政府融资额占比来看,数量都不大,并且关系到一个地方政府的信誉,因此短期内风险不大,但长期来看,城投债发行主体会越来越大,就像滚雪球,风险也越来越大。

分析人士指出,目前我国城投债井喷背后,是发行主体的不断下移。截至目前,从行政级别来看,地级市及以下的平台占比过半;从信用评级来看,AA及以下的城投债发行金额逐年增加,这还不包括评级上调因素。城投债信用资质呈现弱化趋势,并且仅少数城投债有担保。

“城投债行情好,大家都抢着要。有些资质好的债券甚至要托关系才能买到。”一位券商交易员表示,预计这样的势头明年将会继续延续,这实际上隐藏了很大的风险。

原华夏基金固定收益部投资总监杨爱斌认为,城投债收益率的安全边际在7.4%~7.6%之间,现在市场上已很难再找到合适的标的债券。洛肯国际总经理石鑫杰同样对未来市场有所担忧,该私募目前已减持了大量城投债。石鑫杰表示,城投债的流动性不是太好,一旦配置过多或许会出现类似去年6月份想卖而卖不出的情况。

随着城投债收益率不断下行,部分债券投资机构认为这一投资品种正在累积风险。而近期监管部门表示要加强影子银行监管,也令投资机构担心债市资金面会因此受冲击。不少债券型私募基金经理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近日已大量抛售城投债。

申银万国分析师屈庆近日表示,二次城镇化的过程意味着信用风险的迁移和下沉,信用风险释放的途径增多,影子银行的清理可能成为信用风险释放的导火线。

不过,高层近期释放了积极的信号,国家发改委近日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强化企业债券风险防范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从资产负债率、担保、评级、募集资金用途、资产注入等8个方面对企业债的发行进行了明确的规定。

郑州水泥搅拌桩机

福建扫路车价格

黑龙江香樟树

甘肃船用压力控制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