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试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学试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罐头厂难承橘子涨价压力面临停产美脉柿

发布时间:2020-10-19 00:44:09 阅读: 来源:化学试剂厂家

罐头厂难承橘子涨价压力面临停产

全国消息:工人散了,机器停了,原本喧嚣的厂房一下子变得很安静。几天前,兰溪石渠茂荣食品厂决定暂时停产。

而在往年,这个季节正是工厂加工橘子罐头正起劲的时候。

这并不是个例。

兰溪市马涧镇,是一个以生产各种水果罐头闻名的乡镇。国内这些不起眼的罐头厂,正是日本等许多国家的主要水果罐头供应商。

但这个冬天,大多数罐头生产商都觉得特别难熬。

原因是橘子涨价了。“去年每斤橘子的收购价是0.3元到0.4元,今年涨到1元多。成本消化不了,我们就只能暂时不做了。”茂荣食品厂老板陈茂荣有些无奈地说。

>>现象

去年一箱橘子罐头卖80元

今年光成本就要95元

和许多罐头生产商一样,陈茂荣的工厂生产的罐头总是随季节变化。杨梅上市就做杨梅罐头,枇杷成熟就生产枇杷罐头。而每年从10月底到次年的1月份,主要生产橘子罐头。

只是,今年情况有点特殊。机器才转了一个多月,就不得不停了下来。

兰溪市马涧镇罐头行业协会会长鲍维俭说,对于罐头加工企业来说,橘子收购价每斤0.8元是上限,超过这个价格就没赚头,甚至还要亏本。

在马涧镇,罐头加工厂有近十家。这个冬天,每一家的日子都很难过。

按照内行人说法,那些还没有停产的,也只是在“苦撑”。大家面临的困境只有一个:货源紧张。

“没有一家工厂的橘子是够用的。去年的橘子罐头,最高每箱能卖到80元。而今年,光成本每箱就要95元。”这个对比,连鲍维俭自己都觉得有些“夸张”。

>>罐头厂

“放下架子”,四处淘橘

橘子收购价高,数量也少,这造成大多数企业“无米下锅”。

去年,陈茂荣的工厂每天能收购柑橘5万多斤。今年,在停产前,这个数量是近4万斤,而且还是工厂派出采购员四处“搜寻”的结果。

“每天橘子的采购量,起码少了1万斤。”而且,往年都是橘农成千担的送货上门,今年,鲍维俭第一次派出专职采购员,到兰溪、金华、建德等地“找”橘子,“而且要先给对方付定金,价格也由他们说了算,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

鲍维俭觉得,今年柑橘的产量起码减少了一半。因为数量少、价格变动快,很多橘农自然就惜售,“特别是一些种植大户,不仅自己产的不卖,还把散户的也收购起来,待价而沽。”

>>后果

订单再多,罐头厂也不敢接

记者了解到,各家罐头企业今年接到的订单,并未因橘子价高而减少,反而增加了很多。

金华禾景天食品有限公司,是金华为数不多做出口生意的罐头企业。该公司生产的罐头,八九成都销往美国。公司负责人施宏展称,今年的订单比往年增加了很多,但即便订单再多也不敢接,就是怕没那个能力生产出来。

陈茂荣说,他的工厂今年的意向客户也比去年增加了五成。

“我们已经开始到湖南、福建等地去收购橘子。”鲍维俭说,这些地方的橘子每斤比本地便宜0.2元到0.3元,如果算上运费,其实相差无几,“主要不是价格,而是本地的橘子量太少,想收也收不到了。”

“浙江是产橘大省,要是在往年的12月,从外省收购橘子这种事,根本不会发生。”金华爱斯曼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沈荣炉这样描述今年的“怪现象”,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的公司最近也在从湖南收购鲜橘,“用这批柑橘做的产品,估计到1月份就上市了,橘子价格这么高,今年的罐头肯定也要提价。”

>>橘农

今年橘子减产,涨价是必然的

按照罐头厂的说法,很多橘农把橘子储存起来待价而沽。那么,这种情况是否存在呢?

按照以往的惯例,橘农一般会把品质好一些的橘子作为“商品果”出售,主要销住零售市场;而卖不出去的次等果则被当作“罐头果”,卖给罐头加工厂,价格相对便宜一些。

“今年,很多橘农都不愿意把橘子当作‘罐头果’出售了。”郭方旗是金东区的一名橘子种植大户,他家一共种了60多亩橘子。

“今年的产量只有七八万斤,只是去年的五分之一。”郭方旗说。往年,他的橘子至少有20%卖给了罐头厂,今年为什么不愿意卖了呢?

郭方旗说,今年“商品果”的批发收购价飙得很高,早熟产品每斤卖到0.9元时,“罐头果”的收购价却只有0.5元,“差了三四毛钱呢,谁肯卖。”

“今年因为橘子产量少了很多,很多人不分好次抢着收。现在价格都抬到1.2元/斤了,谁还愿意卖‘罐头果’啊。”在郭方旗看来,就算橘子作为“商品果”卖不掉,到时还能卖给罐头厂。

看起来,橘农们虽然减了产,但难得地也“牛”了一回。

“今年罐头厂上门收购,也不像以前那样挑挑捡捡了。现在只要是橘子,倒在车里拉了就走。”郭方旗说。

在这种一路走俏的市场背景下,即便后来“罐头果”涨到了几乎和“商品果”相同的价格,橘农手上基本上已无橘可售了。

>>分析

价格只是压垮罐头厂的“最后一根稻草”

橘子红了,罐头厂却关了。这样反常的事,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并不是偶然的。

金华禾景天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施宏展认为,不仅仅是橘子的价格,罐头厂的各种生产成本今年也大幅度上升了。

罐头加工的成本,主要由原材料和人工构成。

施宏展算了一笔账:白糖目前的价格是8000元每吨,去年同期是5000元;今年每个工人每天的工资是80元,去年则是50元,“综合算起来,今年罐头的生产成本提高了30%到40%。橘子价格一下子又涨了这么多,可以说是雪上加霜,一直子又把成本拉高了20%。”

除了日益增加的成本,销路似乎也成为一些罐头厂家头疼的问题。

“罐头毕竟是比较低端产品,现在的人都追求原生态的东西。”陈茂荣无奈地说。

橘子价格高,或与罐头厂有关

鲍维俭认为,今年柑橘价格持续走高,除了柑橘减产以外,很大的一个原因,其实和罐头生产企业自己有关。

“其实,去年橘子罐头就开始涨价了,每箱从55元涨到了80元,而去年的橘子收购价也曾涨到过每斤0.5元。”鲍维俭说。

因为这种上涨趋势来得太突然,很多企业开始变得谨慎,不敢大量生产,结果造成罐头的库存锐减,很多企业库存甚至一售而空,“今年一上来,罐头企业对橘子的需求量就变得很大,价格自然就高了,反过来又影响了企业本身。”

男科的医院

治妇科疾病医院哪家好

苏州哪家医院治疗荨麻疹好

成都曙光医院男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