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试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学试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能源改革再聚焦箭在弦上择机而动-【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7:26:31 阅读: 来源:化学试剂厂家

能源改革再聚焦:箭在弦上 择机而动

中国页岩气网讯:3月3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召开,备受瞩目的2013年全国两会正式拉开帷幕。

此次两会是在“十八大”报告提出“要始终把改革创新精神贯彻到治国理政各个环节”的背景下召开的,因此,对于改革,特别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能源领域改革,成为经济界、政治界和能源行业关注的焦点话题。

其中,能源相关领域的政府机构改革、能源主管部门的政府职能转变、能源体制机制改革等一系列问题尤为引人注目。对上述问题,多位专家接受了《中国能源报》记者的采访,对未来我国能源领域的改革大胆假设、谨慎论证。

能源部成立时机成熟?

建国以来,随着我国政府机构改革的深入,中国能源管理部门的变革经历了三次电力部、三次煤炭工业部、两次石油部、两次能源委、一次燃料工业部、一次能源部、一次发改委能源局和一次国家能源局。近年的两会上,成立能源部的呼声日渐高涨。2010年年初,由国务院总理担任主任的国家能源委正式成立,这也被看做是加强跨部门之间的能源协调管理、立足于当前能源管理体制的一种有效改革。

然而,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确保当前能源安全生产供应和未来能源与环境和谐、可持续地发展等问题日益成为影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战略问题。与此同时,煤炭油气价格、新能源有序良性发展等问题的出现,使得能源改革愈发牵动人心。在今年年初召开的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首次提出“顶层设计”——“深入研究深化能源体制改革的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明确改革总体方案、路线图和时间表,积极开展试点示范”。能源领域改革已成为各界共识。

能源领域顶层设计与机构改革密切相关。中国银行监事、全国政协委员梅兴保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大部制改革是必须的推进方向,市场经济体制之下要简政放权,把决策权交给企业。具体到能源行业,梅兴保认为国家能源局的存在已经为能源领域大部制改革打下基础,成立能源部“时机已经成熟”。但与多数观察者一样,他也强调成立能源部委必须直面如何收放发改委权力的棘手难题,其中的利害博弈需要国家层面协调。

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汪玉凯表示,今年的政府机构改革主要是确定方向,以微调为主,换届年准备时间比较短,很多改革方案还属于酝酿阶段,所以大调整的可能性不大,局部调整也以解决亟须调整和突出的问题为主,更大范围的调整可能在五年后。

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李江涛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表示,尽管能源机构改革面临种种矛盾,但还是希望能有更大突破。“中国是个大国,能源管理问题应该借鉴美国的经验和做法,应成立更高层次的能源管理部门,统一行使对电力、油气、煤炭的监管权。更高级别能源管理部门的优势在于能源监管的一体化,能源产品很多,相互之间有关联,例如煤电之争涉及到多个部门和企业,需统一集中协调。”

能源主管部门职能亟待转变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周民良对《中国能源报》记者表示,改革既涉及到机构改革,也涉及到职能改革——怎样在有效引导资源配置的同时,加强政府对企业的规范管理?“能源企业涉及到垄断的问题,政府对企业的规范化管理尤为重要:如何在政府改革的同时进一步改革垄断行业,让垄断行业提供基础性作用、同时不至于造成过高的垄断价格,都是问题所在。”他说。

李江涛也表示,现在争议很大的价改问题,一是因为利益相关者的议价能力和影响决策能力比较强,第二说明政府职能转变存在滞后现象。政府希望通过能源价格控制发挥稳定宏观经济指标,为经济稳定运行提供良好环境的作用,但有些事情政府在行使职能过程中不到位。

2月28日,中共第十八届二中全会的闭幕会上,《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讨论稿)》审议并通过。与以往不同,本次方案不仅在题目中增加了“职能转变”四字,而且也着重强调以“职能转变”为核心。

电改从何突破值得期待

李江涛认为,当前关于推进能源体制改革的强烈呼声,宏观层面突出集中在两个问题:一是能源管理体制由“分散”走向“集中”,即成立国家能源部;二是破除体制性障碍,真正实现非公有制经济进入能源领域。微观层面则细分至各个传统能源子领域,如成品油定价机制、天然气价格改革,以及广受关注的电改。

近年来,随着传统的集中电力管理体制和现代化的分布式能源发展模式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在被寄予改革厚望的2013两会期间,“年年被念,年年无为”的电改将走向何方仍是行业和舆论的关注焦点。

时至今日,始于2002年的电力体制改革仍未收获设计中的自由电力市场,“5号文件”中的核心“输配分离、竞价上网”固步不前,因电改而生的电监会则在电改的边缘游走了10年。

这是一场没有时间表,也没有牵头推进机构的复杂改革,看得见彼岸,却难以抵达。3月1日,本报记者在委员驻地向全国政协委员、电监会副主席史玉波提出了电改走向和电监会未来定位的问题,但后者似乎不愿,也无法给出答案,只是抛出了一个非常官方的回答:“电改是行业乃至社会关注的热点,必须谨慎对待,接下来首先在哪儿动刀,乃至电监会未来的定位,要跟看国家体制改革的方向。”

陷入停滞的改革需要一个突破口,大用户直购电是一个潜在的选择。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国电集团总经理朱永芃在接受《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时表达了对直购电的期待:“这两年直购电的发展我认为还是慢了,应该加快”。

朱永芃强调,直购电是电力体制改革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一项很积极的措施。“只有竞价上网才能真正调动发电、用电两侧的积极性,同时也会让电网管理更加科学合理。”

中国的工业用电量占全社会用电量比例超过70%,推广大用户直购电显然利大于弊,但实际推广相当不理想。目前全国只有8个直购电试点省份,分别是辽宁、吉林、福建、安徽、广东、江苏和黑龙江,且年均交易规模十分有限。2011年全国大用户直接交易电量仅为81.94亿千瓦时,不足全社会用电量的千分之二。

如果试点推广,直购电交易量大幅上升,电网效益显然会受到冲击,因此电网因素被视为直购电推广迟缓的重要原因。对此,全国政协委员、四川省电力公司总经理王抒祥表示,直购电是市场多元化发展的一个方向,“以四川为例,只要价格合理,消纳好富余的水电,我们表示支持”。

四川曾是全国最早实施直购电试点的省份,早在1999年就已有过尝试。

四川省计经委提供的数据显示,该省的自购电规模从起步阶段的20亿千瓦时左右一度涨至2009年的156亿千瓦时,但在2010年6月国家开展节能减排和电价大检查时,四川的试点工作被叫停。

今年初,四川省政府再次提出,将积极争取国家批准同意四川直购电试点方案。

漯河职业装订做

重庆设计职业装

南平订制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