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试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学试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谁能给基层公务员一个够得着的晋升通道

发布时间:2020-02-27 18:42:28 阅读: 来源:化学试剂厂家

原标题:谁能给基层公务员一个够得着的晋升通道

除了我和两个主任,我们党政办其他人都在忙着公务员考试。

6个人的镇政府党政办,有一半的人都在想怎么离开,这曾经让湖北某乡镇的90后公务员常月困惑不已。

毕竟,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乡镇政府,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来到基层的这几年,活多、钱少、压力大,成了常月对自己工作的全部评价,我们根本升不上去,除了考出去,还能有什么办法?她无奈地反问。

进了基层,一般就很难出来了

常月告诉记者,她的同事中,有人在备战国考,有人打算考县纪委,还有的要考县财政所,总之没几个人真正在干活。

她的男友江星,是同县另一个乡镇的公务员,这个出生于1989年的湖北男孩有着类似的困惑:想不到这才来一两年,我已经被困在乡镇了。我都能想象到,自己十几年后的样子。

通过选调生考试后,江星被分到镇里的计生办,这个大学校园里的学生会主席一度斗志满满,每天吃着面糊、苦瓜、酸菜、白菜这些食堂的老四样,江星觉得是基层对自己最好的考验,他每天早起,第一个到办公室扫地、拖地、打开水,杂活累活抢着干。

深谙计生办是基层服务的窗口的他,在下班后,还会抽点时间练习当地方言,每天看到来办事的老百姓也笑容不断。

但一个月不到,江星就笑不出来了。

镇政府的熟人悄悄问他:怎么就你去了计生办?一般选调生都去了党政办,离领导近不说,也最容易出成绩。江星还没反应过来,熟人又提醒他,计生办事务性工作这么多,很容易被困住手脚,在基层最没出路。

这并非危言耸听。镇政府的宣传委员面对江星的疑惑,意味深长地告诉他,计生办的人只有3条出路要么去卫生院,要么留下竞争主任的位子,又或者通过运作离开计生办。

话到最后,这个老干部劝江星赶紧活动一下。

江星傻了。他猛然意识到,这个计生办除了一名50多岁的办事员,还有一正一副两个40来岁的主任,都是熬了将近十几年才等到这个位子。这让他有点沮丧,主任年纪大了,估计仕途也差不多了,我们年轻人本来就升不上去,要是办事员再内退,所有的活儿都由我做,我还出得去吗?

干得好不如分得好?

按照江星这位熟人的说法,在乡镇工作,能见着一把手和村书记的工作才是好的。原因很简单,只有多接触镇长和书记,人家心里才有你,晋升的时候才会记起你。要不然你以为乡镇30~40个公务员,靠什么才能升上去?

干得好竟然不如分得好?江星心下一凉。

他随即想到,自己来计生办这么久,看见书记的机会用一只手就数得过来,更别说让书记看到自己的工作能力,难道我真的要在计生办呆一辈子?

与江星不同,姚云是干得好不如分得好理论的追随者。当初,县里对公务员分配的去向公布时,这个湖南女孩幸运地成为唯一一个留在党政办的年轻人。看着同批考来的年轻人投来羡慕的眼神,她打起了小算盘:努力做,争取30岁之前升到正科级。

太天真了。在贵州某乡镇担任团委书记近5年的曾莹,摇摇头向记者分析,乡镇政府一般30~40个人,要是上面领导走得快,机会还多点。要是上面领导走不了,我们想都别想,这不碰运气吗?

她已在成为科级储备干部的队伍里,但组织口、宣传口、党政办的人,都在她前面,真是太恼火了。

在基层,年轻公务员升职究竟有多难?河北某地级市机关副局长梁文再清楚不过。去年,他下乡到基层,正巧碰上一个副镇长被调往县里的开发区工作,不过是升半个职级的事情,这个副镇长却在他面前高兴到语无伦次。

基层晋升通道堵塞的情况,太严重了。正县级干部梁文举了个例子,局长退了,上面很有可能直接调一个来,那么副局长就上不去。副局长上不去,科长也上不去。你看看县委书记和县长,都很少从本地升上来,这不能说明问题吗?

江星的爸爸最近活动失败了,江星还得留在计生办。这个昔日的三好学生跟自己的女友慨叹:原来进了基层,真的很难再出去啊。

年轻人看不到未来,走是迟早的事

常月是女孩,她对仕途并不是太在意。让她难过的,是基层让年轻人感到心寒的待遇缺乏晋升通道,也没有足够的福利补贴。

目前,她和江星两人的月工资,都只有1500元左右,有时碰上亲戚朋友办喜事,几百元的随礼多送几次,剩的工资能吃饱饭就不错了。常月很无奈,如今的工资和自己的教育投入,完全不成正比。

这点钱,我俩怎么结婚,怎么买房呢?常月不时冒出这样的困惑。

别看在基层党政办工作,常月自称压力绝对不小。上对县里,下对村书记和老百姓,干得最多风险也最大,一出问题纪委马上过来查我们。很多个晚上,她和镇政府其他几个年轻公务员聊起来,大家都有着类似的迷惘。没人知道,我们用这1000多元的工资,什么时候付得起房子的首付?

江星还想读在职研究生,但很少跟常月聊到这个。两人的深夜通话内容,往往是自己工作中的趣事,就是不聊工资。钱钱钱,全是钱。不敢说这个,一说就要冷场。常月说。

作为男生,江星坦言压力更大。他决定主动出击,他拜托同学给他下载论文、找资料,一逮着空,就开始做当地文化节的方案,反反复复地修改。假如,我是说假如某一天,县委组织部能看到,我会不会就有晋升的可能了啊?沉默良久,江星试探性地问。

年轻人看不到未来,走是迟早的事情。曾莹说,基层的工作压力非常大,还有严格的排队晋升制度,很容易让年轻人在等待中消磨了所有的热情。

曾莹自己也是活生生的例子。这个贵州女孩最忙的时候,被领导塞了团委、人事、档案等9类工作,想要干出新意太难了,能应付就不错了。那段时间,领导一来电,她握着电话的手就发抖。

也是那段时间,她下定决心逃离基层。她和50多个乡镇公务员报名参加了县里的遴选考试,基本符合报名条件的都参加了。

今年,她成功了。同时,她也终于等到一个成为组织委员或宣传干部的机会,这意味着她离党委委员不远了。不过,也只是不远了。没有犹豫,她干脆利索地拒绝了这个可能性不大的机会。

一个县上千名公务员,绝大多数干十几年也升不到处级

基层晋升通道是否真的如此狭窄?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周志忍的回答是肯定的。一个县里,一般有上千名公务员,他们大多在乡镇工作,绝大多数干十几年也升不到处级。而国家机关里的研究生,一个处级单位就三四个人,基本干上六七年就能到处级。基层的晋升机会少,可见一斑。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汪玉凯的认可。在他看来,这是一种制度性缺陷,中国700多万名公务员,大部分在基层工作。基层公务员承担了大量工作,但其晋升通道却十分狭窄。

有点像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公务员晋升的过程,往往会引起很多冲突和矛盾。他说。

汪玉凯在调研中发现,不少有一定职级的公务员,在晋升失败后,会不到退休年龄就离岗回家,导致大量年富力强的公务员闲置在家。更有甚者,为了职务晋升,在基层大搞买官卖官等行为。

类似的事情多了,曾莹发现,乡镇政府里的年轻人积极性会一点点变低。久而久之,基层只会剩下两种人:一种是老的,退居二线不干了;还有一种就是准备离开和正在观望的年轻人。

要真是如此,基层公务员就怕要完全断层了。基层的工作,怎么可能顺利开展?她说。

(本文所有受访公务员均为化名)

(来源:中国青年报)

制服定做价格

贵州工服制作价格

工作服

工装订做